主頁 > 商業資訊 > 商業揭秘 > 俞敏洪:現在的創業大環境存誤導

俞敏洪:現在的創業大環境存誤導

\

俞敏洪認為未來中國會出現至少10到20家偉大的教育公司,這些公司之間更多的是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被顛覆的關系。新京報記者郭延冰攝

俞敏洪

新東方創始人,現任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洪泰基金合伙人,耿丹學院理事長,民盟中央常委,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

1993年創辦北京新東方學校,2001年成立北京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2006年9月7日,新東方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教育培訓機構。

20多年來,新東方從中關村]二小一間破舊的臨建房起步,已發展成為中國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私立教育品牌和行業領導者。

今年53歲的俞敏洪身上有很多標簽。他是一位成功的“創業者”,把英語培訓做成大買賣,新東方2006年在紐交所上市,成為中國大陸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教育機構;他個人也成為一代年輕人眼中的“俞校長”、“留學教父”;現在他作為天使投資人,又是一代年輕創業者口中的“洪哥”。6月24日,在新東方總部的小會議室里,作為尋找中國創客導師,俞敏洪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俞敏洪說如果他可以選擇,他更愿意離開商業紛擾,一個人自駕全球旅行,寫游記。“但有時候生命由不得你自己選。”“最后我依然選擇社會化(角色),因為那是不可逃避的責任。”

我不是窩囊的人

新京報:看完《中國合伙人》之后,感覺眼前的俞敏洪和電影中不太一樣。電影里比較土,沒主見。

俞敏洪:我一直比較土啊,但如果像電影里那樣沒主見,新東方就做不起來了。我怎么可能是那樣一個窩囊的人,沒主見,還總被人欺負,最后靠到國外演講五分鐘就變成英雄,那怎么可能做成事情。電影里的三個角色,應該是我身上的某種成分被拆分了三個角色。

新京報:現實中的俞敏洪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俞敏洪:其實我是一個做事情很靈活,對朋友很好,甚至有點仁慈過度,帶有一點婦人之仁的人。但我做決斷的時候還是蠻迅速的,我的判斷力和決斷力其實非常好。

新京報:新東方的一個口號說,絕望中尋找希望,你在演講里也會經常提到絕望。你是一個悲觀的人嗎?

俞敏洪:不是,不管你悲觀不悲觀,人生都會有困境在那等著你,生命中就會有你根本解決不了的困境,一定會有。那有的時候只能等待。有的時候可以主動,有的時候必須退讓。

新京報:那你覺得你是樂觀的人嗎?

俞敏洪:我不樂觀,因為我覺得人生一輩子經歷的都是比生老病死要復雜很多的事情,當一個人經歷了人生各種黑暗、痛苦、絕望后,仍對生命抱有希望,對未來有夢想,這樣的人才是偉大的。

合伙人是碰出來的

新京報:你之前有分享過新東方的合伙人機制,對創業者而言,應該怎樣找合伙人?

俞敏洪:合伙人不是找的,是碰的。中國創業公司的合伙人一般有三種狀態,一種是幾個同學朋友一起創業,但將來公司散架的可能性比其他公司大很多,因為一開始是一幫朋友做事,到最后很難界定誰是公司核心。如果是這種情況,必須快速界定合伙人的主次關系。第二種是一個人先想了方法,然后找人,形成團隊。這種的團隊相對穩定,最初的那個人如果具備能力,就是團隊核心。第三種就是新東方模式,一個人先做了幾年,再找合伙人,但現在的互聯網速度已經不允許這樣的節奏了。

新京報:現在資源開放,找合伙人是不是比以前容易了。

俞敏洪:難度更大,原來可以找能力單一的人,現在必須找在技術、市場、營銷方面各自有專長的人。現在創業者年齡都很小,處理人事關系的經驗很弱,所以很容易使合伙人散伙,這種情況很多。

新京報:怎么避免?

俞敏洪:只能靠創業者自己在經營中間摸索,想辦法讓自己變成一個真正的團隊領袖,把事情做起來。

半年投了4億元

新京報:2014年12月初,你和盛希泰共同成立的“洪泰基金(天使基金)”開始運作。現在進展怎么樣?

俞敏洪:四個多億的基金,六個月不到就快投完了。最后也有一些不靠譜的項目,基本都是創業者不靠譜。因為是初創公司,靠譜的人和不靠譜的人做出來的事情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新京報:你到目前投了多少項目了?

俞敏洪:七八十個項目,但你知道看了多少商業計劃書嗎?五六千份啊。

新京報:這些項目里面,你有發現可能成長為大公司的項目嗎?

俞敏洪:會有一些,但是我不能把這些公司的名稱給說出來。因為我投了很多公司,我宣傳某幾個,別的公司就會覺得我不看好他們。而且我平時很內斂,不喜歡炫耀自己做的事情。

新京報:新東方有自己的一套比較清晰的投資路徑?

俞敏洪:新東方的投資很簡單,就是圍繞教育產業鏈和生態鏈去做的。但我個人的投資和基金投資范圍就廣很多了,因為它不一定非要專注于教育。

新京報:你6個月就投完了四億,你是怎么挑選項目的?

俞敏洪:首先是他必須能找到客戶痛點,你一看這個模式就覺得是一個能做大的模式,并且解決了商業中間的某個大問題。其次他在講述公司發展的思路應該是靠譜的,不是在套概念。世界上有多少公司,熱鬧了兩三年就崩潰了,所以即使模式最初你想不清楚,但必須要有一個大的框架,我才能給你錢。第三,看創業者本身靠不靠譜,比如我一定要創業者本身是有想法有沖勁,那些浮夸又異想天開的人,我才不敢投資給他。第四是看團隊。

新京報:投資人和創業者接觸時間很短,你怎么快速判斷一個人?

俞敏洪:這就看眼光了。如果投的錢比較多,會組織一些活動讓這些人充分表現自己,比如飯局、喝酒、郊游,都是考察才能的機會。

很多創業者走偏了

新京報:你怎么看現在的創業氣氛,有泡沫嗎?

俞敏洪:我一直認為現在的創業大環境有一定的誤導性。我最近碰到的是越來越不靠譜的創業者了,連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的人還在創業。

新京報:是怎么不靠譜?

俞敏洪:比如說異想天開的人特別的多,完了完全沒有任何經驗就要創業的這種人也很多,或者拿著商業計劃書纏著你就想騙錢的人也一堆,這種人真的很多。我們這些人又不是眼睛瞎的,哪能隨便給你錢啊,所以一百份商業計劃書99份基本都被拒掉。

新京報:你被騙過嗎?

俞敏洪:有啊。現在的創業者,有一點點想法,就可以要幾個億的估值給你看。現在的天使投資也都是300萬到500萬(元),甚至800萬元規模,幾十萬的天使現在已經沒有了。

新京報:你怎么看創業者身上的創新能力?

俞敏洪:現在很多移動互聯網的創新都是偽創新。理由非常簡單的,他實際上就是通過移動互聯網,把原有商業模式去中間化,搞流量,然后再找商業模式。這點事大家都會。都是做培訓機構,都是弄個地方開班就可以,為什么新東方能做到現在,和我同期的一些人還是幾個班規模,商業模式很容易復制,最后拼的是人,他調動資源的能力、速度。

大部分挑戰者是偽挑戰者

新京報:電影《中國合伙人》里,去美國敲鐘的時候,創始人風光無限。但實際上這幾年線上創業項目興旺,很多人認為新東方遇到大麻煩了,可能被顛覆。你焦慮嗎?

俞敏洪:不焦慮。過去我們被上市公司迷惑了,天天講收入和利潤,現在我已經把利潤指標清零了,對校長沒有任何利潤指標,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抓教學質量。

新京報:很多人認為新東方在互聯網上落后了。你是怎么看的?

俞敏洪:對新東方來說,顛覆自己很容易,讓兩萬多名老師上線就完了,就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教學公司,但顛覆是為了創造、繼續成長,不是純粹為了顛覆本身。對新東方而言,就是要認真思考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而不是一哄而上,博一個名聲。

新京報:也就是新東方的核心價值并沒有受到所謂的沖擊。

俞敏洪:對啊,兩年前,有不少公司說他們三個月顛覆新東方。可現在他們要么已經消失了,要么自己快做不下去了。

新京報:新東方現在有很多挑戰者,你怎么看這些挑戰者?

俞敏洪:我覺得大部分挑戰者是偽挑戰者。我認為未來中國會出現至少10到20家偉大的教育公司,這些公司之間更多的是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被顛覆的關系。

新京報:最近一段時間,新東方、學而思和學大教育都或多或少面臨增長困境。為什么教育生意變得很難做?

俞敏洪:第一,移動互聯網的確帶來沖擊和影響。第二,前幾年行業發展過頭,就像坦克履帶沒做好就往前沖,到一定時候履帶就斷了。第三,家長在教育領域消費中越來越理性化。所以最近地面培訓機構倒閉很多,線上培訓機構真正做起來的也沒幾個。

新京報:怎么來看教育市場現在的發展狀態?

俞敏洪:是市場化的過程。但沒有任何一個教育公司可以做成阿里巴巴或者騰訊這樣幾千億規模的公司。因為每個教育創業項目,都只能抓教育中間的一部分。教育本身就是一個個性化的東西,每個孩子都需要不同的教育方法。

新京報:新東方在鼓勵內部創業,你們會通過投資的模式,實現全覆蓋嗎?

俞敏洪:會形成更廣的覆蓋,最后形成不同的公司,甚至是獨立上市公司。新東方在這里面起到組建產業鏈和生態圈作用。

若重新選擇,寧可開著越野旅行

新京報:你的演講非常富有激情,新東方已經很成功,還有沒有遇到不可能解決的困境?

俞敏洪:當然,比如讓我從現在開始,不帶有任何后遺癥的選擇,我會選擇不做新東方,開啟我生命新的東西。因為我覺得新東方做了20年已經夠了,也成功了。但問題是,新東方已經和我個人嚴密咬合掛鉤了,即使我離開新東方五年后,大家還是會說俞敏洪當時就感覺自己無能為力做不好了,所以才出去。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寧可一個人開著越野車全世界旅行,我照樣能寫出一本本游記來,大家都會讀。但有時候生命由不得你自己選。

新京報:可以理解為,新東方更多是你的一種責任?

俞敏洪:對,是一種責任。在社會化和個人化之間做選擇的時候,你明明知道選了個人化會更開心,但依然會選擇社會化,因為那是你不可逃避的內容。

新京報:你現在每年會給自己放假嗎?

俞敏洪:會有。我會看書,,跟家人在一起。比如我每年圣誕節會帶著全家人旅行10天到15天,跑的都是原來沒有走過的地方。今年七月底我就要帶著我的孩子到非洲旅行。

新京報:這幾年你有做過一些不可思議的事嗎,比如公眾認為俞敏洪不可能去做的事?

俞敏洪:好像沒有,或者還沒有暴露出來。到了我這個年齡,做事情不能出格到讓公眾對你負面評價。平時我盡可能避開媒體眼光,這樣我自己更加安寧一點。

新京報:你一年能讀多少本書?

俞敏洪:100多本,認真讀的會有三四十本,翻過去閱讀的大概會有七八十本。今年到現在為止,我給新東方的高管推薦書都已經推薦20本了。

新京報:今年你印象最深刻的書是哪幾本?

俞敏洪:印象深刻的吳軍的兩本書,叫《浪潮之巔》和《文明之光》,還有《數學之美》。

“我一直比較土啊,但如果像電影里那樣沒主見,新東方就做不起來了。

現在的創業者,有一點點想法,就可以要幾個億的估值給你看。

你明明知道選了個人化會更開心,但依然會選擇社會化,因為那是你不可逃避的內容。” 

信息就是生產力,有效才是硬道理!對于內容,我們一直在追求精益求精,遠宏主編以開闊的視野、全新的思維、遠見卓識和敏銳的洞察力帶您突破信息迷霧,每日獨家為您提供最有價值的權威管理資訊。打開微信,掃描關注,成就卓越領導者!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遠宏學習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微信公眾平臺

官方網站微博

熱門話題
2019年体彩刮刮奖活动